默默的个人空间

信息量1602

德州古城的历史变迁2013-4-5 21:21:07






    编者按:德州历史悠悠四五千年,文化底蕴深厚,那些曾经出现在历史长河中的人物、事件,如流星划过长空,转瞬即逝,却在后人的脑海里烙下深刻的印记。

   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,记录这些史实的史料几经更迭,有些故事已经失去它本来的面貌,被错读、漏读,甚至以讹传讹,对地方历史文化的发掘与传承带来不良影响。为此,本版特开设“德州历史文化之谜”栏目,以期众历史文化研究者百家争鸣,对那些在德州成历史之谜的,或者未成谜而闻所未闻的,以及关系到德州历史文化重要方面的说法进行补充或更正,还德州一个真实的历史。

雄伟繁华的德州古城

    古老的德州城,曾屹立在卫运河东岸近六百年,见证了明清州城的风云变幻和历史辉煌。如今虽已远去,但挖掘德州历史文化,仍离不开再次去追溯它,再去重绘它的轮廓和风采。

    德州古城的轮廓,大略南到东方红路,北到共青团路稍南,西至迎宾路,东达湖滨大道,周围城墙约五公里,在当时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古城堡。它脱胎于历史土城,明洪武三十年(1397年)初为砖城,万历四十年(1612年)大修,清乾隆初重建,寿延六百年,解放后改为新建筑。

    洪武三十年(1397年)改建为砖城,由当时全**事统领之一的都督张文杰、山东指挥使徐福主持修建,主要用于军事防御。城紧邻南北水陆交通要道,地势险要。明代设德州卫和德州左卫把守,北城因驻满了军官而成“纱帽街”。西城墙北部凸出一段,有两个城门,凸出段的城门叫广川门,俗称小西门,靠南的城门叫“定边”,顾名思义突出了城的防御意义。且不说宋代这里已经临近北部边境,就在建城时北部仍有北元的威胁,德州因此历称“锁钥之疆”。建砖城时,北城、东城城墙之上各建有敌楼,了望防守,贮兵器备战。弘治九年(1496年),德州城守备胡翰又建成城楼四座,以壮威势。

    明万历三十八年(1610年)始,山东巡抚黄克赞命济南府同知孙森重修德州城。用时三年,耗钱三万,城高三丈。城墙之上女墙蜿蜒,高楼焕然,在西城之上建了一座高阁,名“振河阁”,大书法家董其昌题字,岌岌有飞动之势。振河阁俯临千帆竞争的卫运河,祈望河运畅达,此时重修德州城,已由军修改民修,转向经济的发展。另有意味的是,此时将“定边门”改名为“聚秀门”,是对德州人文蔚起的概括和寄托。清康熙年南城墙上又加修奎星楼,更是在弘扬德州的人杰地灵。

    从万历重修后,德州城日趋兴盛繁荣,到清康乾盛世达极致。城内楼亭园林,学校书院,祠庙寺观,官署商铺;城外行宫壮观,马驿华丽,集市商铺,商旅攘攘,积货山齐。此时的德州成为“钱都粮会”,经济繁荣,人文亦发达,从帝王到平民,从商人到文士,无不为德州所吸引。过往的帝王、**与文士,仰望州城,登临高阁,抒怀颂咏,留下无数诗文,口传笔颂,让德州名扬海内外。

旧志中的德州城

    清康熙《德州志》中说德州“州旧无城”,有城自明洪武三十年始。康熙州志编者态度十分严谨,而且又有史志泰斗顾炎武的把关,加上又有明万历《德州志》可借鉴,为何提出“州旧无城”之说?

    康熙州志为此特别加上注释,依据是《元史·崔敬传》,《崔敬传》中说,至正十七年(1357年),毛贵乱山东,元朝廷怕从山东危及大都(今北京),命副宰相级的崔敬等人到南北要冲的德州视察,布置军事,发现德州城无城郭,防守困难,故由此可知德州在元代无城。

    其后的乾隆《德州志》中,对康熙州志的记载多不认可,但关于“州旧无城”的说法却承袭下来。乾隆时德州着名进士李有基《德州新志考误》对此作了辨正。他查《明史》,“五行志”中记载洪武二十八年德州大水坏城垣,证明了德州建砖城之前是有城的。此外,明阮以鼎《重修德州卫记略》中说,初设德州卫时,卫衙门设于州治,也就是设于州城中,也可证明砖城之前有州城。

    清康熙年间田雯撰《长河志籍考》,有补充校正康熙州志的意图。他认为魏太和间筑的城,就是古代的水壶城,《山东通志》又称为“小胡城”,即今州城,是唐初窦建德部将王小胡在贝州(今邢台市清河县)时所建。

    清乾隆《德州志》说小胡城是唐代德州观察使王士真的儿子王承宗私建,王士真死后王承宗筑城屯兵护白桥,以对抗朝廷,后不久即废毁。接着又编了一段传奇猜想:康乾四十八年(1783年),也就是王承宗小胡城千年之后,德州城南关外米市街西路南有一陈姓建房,掘地得砖,砖尽而现地道,东西像门,地道向北而入门,下入地道的人点上蜡烛往里探,才走了十几步蜡烛就灭了,人不敢再进,赶紧用土填埋起来。这就是千年之前的小胡城遗址,地道是用来屯兵,地道之上筑土,宛然土城。敌弱时则登土城守护,敌人不能入;敌强时就下地道,敌不见人;敌人入城,就趁夜从地道攻其不备。陈姓人家掘地所见,是小胡城的南面,其他三面在宋代、明**河筑堤修城壕时毁掉了。

    关于这个传奇猜想,李有基颇为不屑,他认为小胡城藏于地下,又于地下砖砌甬道,事隔千年,竟如亲眼所见,实在荒诞。其实,陈姓居民所掘地道,不过是居民避兵灾所修的地窨。明代正德年间,刘六刘七**军率攻德州,士人多修地窨以避兵,乡村中往往有发掘出此类地窨的事例。乾隆《德州志》关于小胡城的传奇记载,虽经李有基耻笑,但因他的《德州新志考误》流传太少,清光绪末年《德州乡土志》记载小胡城时仍承袭乾隆州志之说,一直到了**《德县志》时才被质疑。

德州城的演变之谜

    隋唐时德州故地为长河县,《德州晚报》的前身《长河晨刊》就是基于此而命名。长河县的故城在哪里?由于年代久远,缺乏资料,德州旧志都避而未记,唯独乾隆《德州志》做了探索。

    乾隆州志说,城东傅家寺之西有座方山,是长河故城址。田雯《长河志籍考》也记载了方山,说在城东十里,积土为山,高三四丈,冬宛然雪山,但没说这是长河故城遗址。

    李有基《考误》中说,唐代长河就是今德州,说方山是长河故城没有根据。**《德县志》说,方山到**已不像山,只剩下傅家寺一带地势稍高。

    如今搜求到明嘉靖《德州志》,也记载了方山,并把“方山暮雪”列为德州“十景”,为德州一处风景优美之地。

    到了**编纂《德县志》,梳理清代二三百年对德州城的追溯探索,基本理清了州城的沿革。如今搜求到世存的十种德州旧志,对比明清州城地图,发现自明至清乾隆末年,州城轮廓一直未变;而到了**年间,州城西墙、北墙却变化很大,成了常说的“靴子城”。那么这又是何时变动的?光绪《德州乡土志》、**《德县志》无记载,如变于清朝末年,民间会有口传,《德县志》不会无记载,变动时间当更早。道咸同年间整修州城的可能性很大,那时太平军、捻军攻山东,声势猛烈,朝廷先后派曾格林泌、胜保、李鸿章、左宗棠等来山东围剿,用尽手段,如各村筑墙,甚至沿运河筑墙防堵。因德州是主战场之一,筑墙必会当先,整修德州城墙也不无可能,但查上述人物年谱,也无改修德州城之记,至于究竟何时改变,尚待进一步发掘资料考证。

□水畔杉供稿 记者 潘晓泉 整理
网站地图 - 手机版 - 留言反馈
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,非实时数据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