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默的个人空间

信息量1127

“老德州”传奇2013-4-5 21:14:26

“老德州?”张宏宽看着吧台后面的货架上摆的琳琅满目的各种酒,他十分纳闷,我这个在德州土生土长的老德州怎么从没见过这个牌子?一问****才知道是个新出的品牌。在不远万里在深圳能见到家乡的酒这可是家乡和德州人的光荣。“王经理,今天我请客,尝尝俺家乡的酒‘您’看如何?”张宏宽为了与刚刚认识的王太尉洽谈一笔业务,今天特意在深圳宏祥大酒店做东请客。他为了让王经理明白自己的用意故意用了个“您”字,而且把“德州”二字咬的特别响。他指着货架上的“老德州”征求王经理的意见。“那好那好,客随主便,客随主便。”王经理一边注视着老德州的精美包装一边随声附和地说着。 二人来到单间落座,不一会儿酒菜摆满了一桌子。还没等服务员动手,张宏宽熟练的打开盒子,拿出酒瓶,好像见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。刚打开盖子,一股浓浓的酒香沁入张宏宽的心田。他先给王经理满满的斟上一杯,又把自己的杯子倒上,还没喝好像就“醉”了三分。几杯酒下肚张宏宽打开了话匣子。“王经理,不是当着你的面吹,说起俺德州那可是个好地方。自古以来就有“九达天衢”、“神京门户”之称,是华东、华北最重要的交通枢纽;中心广场、苏录王墓、锦绣川公园……张宏宽三句话不离自己的家乡,不住嘴的赞叹着,“我祖祖辈辈在德州运河两岸生活了上千年,算是个老德州吧,来我代表德州人敬您一杯。 张宏宽喝着“老德州”心里那个美啊。“王经理要说起德州的造酒那可更是了得。早在3000我们的祖先就酿造出了味美醇香的白酒,后来乾隆三下江南时曾下榻德州,佣人从商铺子里弄来一坛酒,吃着德州扒鸡,喝着德州佳酿,高兴的问身边的大臣,“此乃何酒也?”当听说酒店老板早在院外候着想让皇上赐名时,乾隆沉着酒兴提笔写下了‘老酒坊’三个大字……“张老板,德州又一村酒厂1958年建厂之初不过是十几个人的手工作坊如今有员工近千人,广专业技术人员就有200多人,“金牌又一村”、“内部招待酒”等60多个品牌畅销全国,年产值5000多万,是德州有名的纳税大户……”王太尉抢过话茬如数家珍。“******你怎么知道?”张宏宽望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汉子突然之间好像成了个陌生人,心想,我本打算来个远来的和尚会念经,怎么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,望着张宏宽一脸的狐疑,王太尉站起身来举起酒杯,“你发什么愣,看看,看看,兴你是德州人,就不准俺也是德州人?来来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往往,咱们干了这一杯。”原来王太尉的三叔就是德州又一村酒厂的副厂长,叔叔经常把家乡的变化告知侄儿,日前,王太尉在深圳最繁华的地段,为德州又一村酒厂开直消处刚刚选了个门市刚有了眉目,就通过电话告诉叔叔。 前几年,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入,张宏宽所工作在的某国营大型企业破产了,他这个在工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,头上的正科级头衔好像突然刮来一阵旋风,还没等他明白国神来,自己一夜之间就成了“小小老百姓”他那个“恼”啊!
  过去在工厂,自己是个有头面的人物,无论是走在大街上还是在厂子,大家见了我谁不点头哈腰称呼张科长,如今有的人见大势已去,见了他象没事人似的。最可气的是有人躲着他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什么“老张头”那小子。
  说起来张宏宽是个有志气的人。好汉不提当年勇。有人劝他****他不干,他说咱得体贴政府的难处。做买卖挣钱吧。他花了几百元钱批来一些锅碗瓢勺往马路边一放算是“上岗”了。小小德州不过蛋卵之地,熟人来了他不好意思让人看到他,自己先偷偷的躲进身后的小餐馆;熟人走后刚来到地摊前,一辆摩托车已经在自己面前嘎然而止,想躲一下也来不及了,“你要买点啥……”还没等自己把话说完,对方摘下头盔,啊!原来是副科长小李想买把菜刀,同一个战壕的战友怎么好意思收钱,他只好送上一把……一天下来除去本钱还赔了40多元。
  在德州我是呆不下去了,与妻子一商量觉得还是南方钱好挣,第二天他卷起铺盖南下来到了深圳。短短几年的时间,张宏宽凭着自己的人品,、技术,在深圳落下了脚扎下了根,当年身上只有98元钱,他擦皮鞋、蹬三轮、卖糖葫芦,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。后来给一家单位送货时,人家遇到技术难题,他毛遂自荐上去三下五除二解决了,被留下来做了技术员,功夫不负有心人,如今他做上了第二把手,有了一座橡胶厂,固定资产达上百万元。
  俗话说‘酒逢知己千杯少’,不知不觉一瓶“老德州”早已见底。服务员赶紧又打开一瓶给二人斟上。两人一论,张宏宽年长,今天又是他做东,所以他先站起来朗声笑道:“小王,既然是老乡我就不称呼你的官衔。大哥敬你一杯,我先干为敬。”满满一杯酒喝了个底朝天。可一回味,刚才酒喝到嘴里是一股醇香浓郁的感觉,怎么这杯酒索然无味。他还纳闷怀疑自己喝醉了,一看王经理放下酒杯皱紧的眉头啥事都明白了。他回过头来对服务员说:“对不起小姐,请把你们老板找来。”不一会儿服务员回来了告诉他们老板有事出去了。“你快去,打电话给我把他叫回来!”张宏宽由于心里有气提高了嗓门,“我告诉你,你们敢卖**。我要起诉你们……”对有人造假侵害“老德州”的声誉他打心眼里感到愤慨。
  本来挺好的酒兴,一瓶**全给搅乱了。他俩点着一根香烟慢慢地吸着,心里这个气呀。
  “啪啪啪。”有人敲门。“谁呀,进来!”张宏宽没好气的喊。“唉啊,两位,失敬,失敬……”推门进来的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年人,双手一报拳,声到人到。张宏宽忽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,本想来个下马威,可回头一看不由得愣住了,来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原来工厂的第一任党委书记李有年。老李退休后被外甥请到深圳来开餐馆,今天下午,有一个人来这里推销“老德州”牌酒,他就留了两箱。那个人走后,他打开一看两瓶的外包装怎么不太一样,其中一定有假?他骑上自行车当起了侦查员,终于在傍晚跟踪到了这个黑窝点,拨打了举报电话,与执法人员在郊区一座牛棚里,一起查出了这家所谓的造酒厂。听了服务员的电话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,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。
  王太尉听了老李的介绍,马上抓起电话就喊:“叔叔,看来咱们的‘老德州’确实质地优良,现在深圳就有人打着老德州的招牌造假了……”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电话那端传了王厂长的声音,“咱们的一个老乡已经把这个情况告诉我了,安辈分你得叫他大爷。看来有些不法分子专门仿造名牌产品,我正根据这一情况制定相关措施。你见了他可要替我好好的谢谢……”李有年走过去抢过往太尉手中的手机,“我说小王,维护咱德州又一村酒厂的名誉是咱德州人的义务。” “怎么?听声音就知道你是李大哥,你怎么会和小侄在一起?”王厂长听了李有年的话有些吃惊。 “我又拿来了三瓶老德州、还有三瓶金牌又一村,还特意约了几个老乡,怎么你也‘飞过’来喝几杯?哈哈哈……”李有年风趣的说笑着。
 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你回来吧,哪天我一定奉陪……”
  这正是:东西南北德州人,情牵家乡“老德州”。一段佳话传千载,厚德载物又一村。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网站地图 - 手机版 - 留言反馈
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,非实时数据显示